Нефрит

В леса, в пустыни молчаливы 
 Перенесу, тобою полн, 
 Твои скалы, твои заливы, 
И блеск, и тень, и говор волн.

11月27日

今天翻掉на заре,收到评论,才惊觉原来这歌第一段也是老呆唱的,我一开始以为是和声的男低音……

仔细一听真是,我这几年假粉已经当的越发精进,声儿都开始听不出来了,我不管,一定是爱情蒙蔽了我的双眼cjsbv%# h*jsncjksdhv

廖沙有音乐天赋这个肯定的(其实我觉得所有艺术形式里面音乐是天赋作用占比最大的一种),他妈也这么觉得!早在03年他上大学第一次唱大教堂时代的录像里就能明显听出来,然而进步也很大,对比下03、04年版的俄罗斯小伙和11年以后的,他本来都已经那么优秀了还能再更优秀一点555555

我原来特别赞叹他音域贼广,主要是高音嘹亮,还很稳定(特别是大教堂时代...

11月7日

虽然长这么大对自己长什么样儿也差不多接受了,但是小时候因此受到的评价实在也对我影响太深太远🌚我至今都记得爸妈同事的儿子说:“你那眼睛小的跟个芝麻粒儿似的”,还有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曾经说过:“你长得又不好看,我为什么要跟你玩?”

当然作为小学生,说话想都不带想很正常,不过这样看倒是最真实的反应了——我长得不好看。不在意自己的外形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但是毕竟有一些先天不足摆在那,即使花费很大力气修饰也难以掩盖,所以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自卑于外貌,至今也没有太大改变,估计是我那社恐很重要的一环了

突然又想起一场经典对话:

我:我怎么这么丑啊!

我爸:但是你有一颗美丽的心灵

每次我和别人说起,...

【转翻译】斯捷帕奇卡(阿列克谢·高曼博客短篇小说)

本文似乎是廖沙接受粉丝“点梗”后写的,是我第一次看过就觉得非常震惊的一个短篇小说……因为不仅语言相当流畅,风格和寓意也很独特深刻,他每次写作的习惯,用原来老粉的话说:“所有意思相同的词汇总是偏向最高级的那个,句式也非常精巧”当然我看不太出来,但是英翻确实如此…

这个翻译来源是2008年goman贴吧作者“C海S田”,但是译者已经消失6年多,找不着了,我在原文基础上修改了一些不通顺的语句和不恰当的词语,如不合适可以删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31 Авг, 2008 at 1:26 AM  

2008...

【翻译】一盘沙拉引起的思考(阿列克谢·高曼博客随笔)

题目是我起的,因为内容就是这个……坐火车吃了盘贼难吃的沙拉,想了一堆事情

他写的东西难度还挺大,翻成英语我都横竖看不懂,附了原文

注:毛毛喜欢用)表达开玩笑、开心,(表示不开心。本文他除了)居然认真打了两个完整的:),不知道是不是程度更深些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1 Июн, 2008

2008年6月11日    1:34 AM

坐火车往莫斯科去。我坐在餐车里,那节车厢很空,一个女孩正和她的朋友一起吃晚餐,还有就是一个酒保和一个服务员。光线暗而恍惚,正逐渐陷入黄昏。窗外的树木飞快...

【翻译】无题短篇小说(阿列克谢·高曼博客随笔)

下午跟薄讨论,猛然想起廖沙的确是文笔不错、想法很多并且写过小说的(还拿过奖,但是具体内容忘记了),于是翻了些资料,找到了几篇短文,生活记录和创作都有。

这里选的是他写的一个无题短篇,考虑到我俄语不行,全文都是机翻英语,英俄对照,再被我转成中文,他的一些词语和句子结构的用法比较特殊,我没有能力完全用中文再现,因此在后面附上了俄语原文

这个短篇属于他写着玩的那种,看起来不是特别仔细,有几篇特别好的后面再找时间搬过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4 Июн, 2008

2008年6月14日

10:51 PM  

Рассказ... ...

9月21日

北京又进入了大风天气,因为满地的沙尘和迅速下降的气温并不好受,但是与安静无风的时候相比反倒因为运动给人更多的想法。我骑车回寝室的这段路的行道树都是毛白杨,底下的花坛里栽了些灌木、阔叶的草,只记得夏天会开白色和紫色相间的花儿而冬天会枯萎,再往人行道两边去,抬高的草坡上就混杂地种着大约是樟树一类的植物,都因为晴朗天气的夕阳,低矮的屋顶和建筑间宽阔的西向间隔附着着明亮的橙黄色光辉,和我前天看见晚霞漂浮在空旷蓝色天空时侯的纯度很相似,都从延伸几万米的背景上跳了出来,和谐而感人,只不过这些植物的摇动更活泼,更容易察觉和感受。


他们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,小学作文本上写着“树木在招手”、“簌簌地唱歌”确...

【露中】说情话

土味睿智小短篇,ooc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伊万!”

“什么?”伊万·布拉金斯基抬起头,透过镜片望向单人沙发里的黑发男人,随后他瞥了一眼钟,上面显示着现在是下午六点一刻,“要做饭吗?”

王耀的半边脸都掩在他手中那本玫红色的平装书后面,书上有几个很小的白色汉字,从伊万·布拉金斯基的角度并不能看清,两条黑色的眉毛紧张地挑在那里,随后黑眼睛也露了出来,但并没有对上他的目光。

“……没有。”王耀回答道,“你……”

他一边说着才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伊万·布拉金斯基,对方穿着一件黑色高领薄毛衫,半躺在双...

【露中】关于芭蕾的想法梳理①

※基本上主体就设定在1910-1930年之间,不过这个年代也比较特殊,如果完全架空就损失了我很中意的背景,不架空又涉及到很多同时期的重要人事物无法安排,而且我历史不好…因此只是大致列举梳理,更多的东西以后也许会有改动,并且此处所说也仅是我个人脑补,如果有爸爸想写这梗,完全可以自由发挥。
今天前半部分基本就写得很糙,细节还没有完善和参考。

-按时间顺序排列

1899年,王耀出生在上海。父亲是普通知识分子,母亲来自富商家庭,条件比较富裕。

1901年,王嘉龙出生。

1902年,伊万·布拉金斯基出生在摩尔曼斯克,父亲是著名的策展人和编导,母亲是芭蕾舞演员。同年全家定居圣彼得堡。...

【露中】芭蕾的一点想法片段

     这个片段1924年左右,也就是俩人真正互相认识一年多了。
     我以为我只是画不出画,真正写东西的时候发现字也打不出来…
--

     "我们晚上去石蜡园吃饭?"
     与其说伊万·布拉金斯基提出疑问,他的语气反倒更像在陈述或者命令。我开始正背对着他穿毛衣,没有看见这张高傲的脸上少见进行询问和请求时的表情,从前那些寥寥无几的上扬调子一贯集中在"是吗"、"不行...

5月2日

一些胡言乱语

不知不觉间已经快要一年没学数学了,这样想还是很开心的,因为我实在对它恨之入骨,数学成绩也就奇差无比,看到数学二字基本就进入失智的程度。高中一毕业,我大脑中掌握数学的那一部分好像也就自己格式化了,现在可能连一元二次方程都解不出来。

“数学不好”贯穿我整个基础教育生涯。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因为数学烂拿不到“三百”——语数英三科全100分的奖励。到了5年级,就进入了一个学不会的巅峰,在好学生们都以考91、92分为羞耻的时候,我考了88。那一天晚上我爸给我买了一块巧克力,庆祝我的数学成绩死了,但是他同时告诉我,希望我下次能考60...因为要把各个分数都尝试一遍。我爸就是这样,永远...

© Нефрит | Powered by LOFTER